大学被焚烧,内地生撤离,全港停课…这就是今天的香港

大学被焚烧,内地生撤离,全港停课…这就是今天的香港
[标签:标题]

相信大家都已经听说了,昨天晚上香港中文大学发生了一起非常严重的暴力事件。

起因是这样的。

港中文大学东面环海,在靠海的那一侧有一条比较宽的双向公路。公路上有几座桥用以连接港中文大学校区。

而这次的事件就主要发生在港中文的二号桥上。

昨天早晨,香港警方接到消息。有一小撮暴徒占领了港中文大学的二号桥,并且从桥上往下面投掷砖块,导致下方公路无法通行。

于是警察出动,想要逮捕这些扰乱公共秩序,影响普通市民生命安全的暴徒。

抵达现场后,二号桥上面的暴徒一哄而散,逃入了香港中文大学的小区以内。警察于是打算进入小区搜捕暴徒,根据香港的《警队条例》,警察有权进入校园抓捕犯罪嫌疑人。

这个时候,位于港中文大学内部的部分暴徒开始发动其他群众,说警察要来学校抓人,要大家一起去“前线”,“保卫”学校…

这个“前线”指的就是港中文二号桥。

于是,从早上开始,二号桥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暴徒。他们全部蒙面、身穿黑衣,站在桥上与警察对峙。

他们开始往警方阵列投掷砖块…

以及“莫洛托夫鸡尾酒”,这是一种简易的汽油燃烧弹,把汽油装进玻璃瓶,点燃后投掷出去。在过去5个月来,莫洛托夫鸡尾酒已经成为了香港最常看见的景象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些暴徒的行为越来越失控。

他们开始把教室里面的桌子和椅子搬出来,集中在二号桥上设置路障,阻止警方进入学校。

有暴徒不知哪里搞来了一辆私家车,挪到了二号桥的正中央,然后点燃焚烧。

有推特网友记录下了这一切:

还有人拿来了砍树用的电锯,在警察面前拼命挥舞…

警察也使用催泪弹进行还击。

毕竟大学不是法外之地,觉得跑进学校就可以逃过罪责,实在是太天真了。

有一些催泪弹也落在了二号桥旁边的体育场里▼

不过据网上疑似港中文大学的同学介绍,当天的对抗只聚集在二号桥附近。身在学校其他地方的学生没有什么影响。

隔海相望还能看到港中文小区冒出的烟雾▼

当天晚些时候,港中文校长出面,与警方协商。协商的结果是:让暴徒都撤离二号桥,停止往下方公路投掷杂物…

然而,那些在桥上的暴徒早已经杀红了眼,哪里会去听一个老校长的话。

入夜以后,暴力继续升级。二号桥下面的公路依然被杂物阻拦着

暴徒们盘踞在桥上打算“死守”▼

甚至有记者拍到了一大群人坐在地上给玻璃瓶灌汽油的景象。没错,就在记者面前大大方方地制作汽油弹,没有一点避讳。

有暴徒闯入了学校的体育用品室,把着火的箭射向警察。这已经是极度致命的武器了▼

昨天整个晚上,香港中文大学就是在打砸和火烧中度过的…

身在港中文大学的大陆学生因为局势危急,有些选择撤回深圳。

根据香港警察发布的消息,部分大陆学生联络警方求助,派遣水警协助学生前往目的地▼

算是整件事情里面唯一让人感到温暖的事情了。

共青团中央随后也发布消息,帮助在港就读学生在深圳寻找落脚点。

不难看出的是,近几个月来香港暴徒正在变得越来越暴力…

日本游客在香港游玩,就因为拍了几张示威者的照片,被怀疑是警方间谍,被无数暴徒暴打▼

至于普通香港市民,只要在暴徒中间说错一句话,就会被无数人暴打。

大巴司机被路障堵路,下车与暴徒理论,结果被板砖伺候▼

有人看不惯暴徒扰乱秩序、阻碍交通的行为,被暴徒泼燃料点燃,差点被活活烧死…

火烧已经成为了这个月香港的固定景象▼

居民楼被火烧:

警察局被火烧:

昨天,暴徒冲入香港的又一城商场,打烂目所能及的全部玻璃▼

一把火烧了商场中间的那颗巨大的圣诞树▼

有朋友是在香港上学,和我说最难过的就是看到又一城被暴徒破坏的视频:

圣诞树是又一城的标志,每年圣诞它都会亮起,商场里环绕着叮叮当当的圣诞歌,在港七年,我走过无数遍那个通往城大的通道,每次经过会觉得是幸福的感觉。

从香港城大毕业三年了,后来回去过两回,逛逛熟悉的又一城,看看通往图书馆的红门,有空也会去山上宿舍转转。

昨天同学群里有人发城大遭遇暴徒袭击的视频和照片,看到曾经生活过的宿舍楼被人涂满了污迹,地上一片狼藉,食堂 “好味厨”也被迫关闭,我还难以置信。

直到看到hall master发给内地生的邮件,让大家暂时escape几日,是的,连老师都用了escape这个词,我才意识到这群暴徒终于疯到了校园里。

又一城被砸的视频我反复看了好几遍,听到框框砸玻璃的声音,看到中间巨型圣诞树被焚烧,我有点窒息。

下个月又要圣诞了,而那棵圣诞树坍塌了,一起坍塌的,还有香港在我心中最美好的那段记忆。

今天暴力也没有停歇。中午,暴徒再一次占领香港金融区。

他们刨开人行道上的砖块,用作堵路的工具…

最后警方不得不派大量人手上街清理杂物▼

不过好在,这几天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开始站出来,与这些暴徒对峙。

有些人为了与暴徒相区别,主动佩戴上了“香港好市民”的袖标

今天早上的上班时间,有暴徒霸占在地铁门口,不让别人上车,遇到了同行乘客的责骂▼

今天有暴徒在街上摆砖块的时候,也被很多市民围攻。黑衣蒙面男子最后见自己形单影只,只好逃跑▼

“公民与暴徒对峙”

还是在今天,一辆大巴车被暴徒的路障拦住了去路。车上跳下了一个白人老爷爷,一边大喊“你们TM在干什么”,一边徒手清理路障…

大概一周前的时候,德国之声采访了一个支持香港暴徒的女生。大家可以在微博上搜索德国之声看那个采访视频的完整版,你会对那些暴徒的心理有更好的理解。

记者问:你所说的“抗议者”正在攻击那些与他们意见向左的人。9月15日,一个49岁的香港人被一群暴徒暴打,就因为他说了“我爱中国”。他随后被暴打到没有知觉,有严重的生命危险。他最后很幸运地活了下来。这就是你们对意见不符的人的所作所为吗?

女生:这当然不是我们理想的做法…

记者:你都不谴责这种行为吗?

女生:我们不会谴责任何这种…

记者:那你们就是没有原则,如果你们拒绝谴责这种行为。这样的非人道行为。你都不能看着我的眼睛说你们谴责这样的非人道行为。

女生:顾左右而言他

(图:被烧毁的大巴)

香港暴徒这几个月来持续的暴力,反映出了他们内部的很多现实:

其一,就是这个“运动”实际上是真的没有组织,只是一群人沉浸在集体无意识当中释放自己的破坏欲望。一名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的暴徒这样描述自己的心境:“我感觉我们无法再控制住我们自己了,我们对警察的仇恨在与日俱增。”

国外一些反华势力把这些暴徒煽动起来,却又没有人有勇气去承担出头鸟的责任,就导致了整个运动终究只能是一场乌合之众的闹剧。

(图源:strait times)

其二,则是暴徒们已经非常绝望。和最初时候相比,他们的人数已经大大减少,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已经看清楚了他们的真面目。所以他们不得不运用更加激烈的方式去博取大家的注意力,去加剧对抗。

目前这个阶段,就是他们闹剧结束前最后的疯狂。

据媒体报道:香港教育局已经宣布,基于安全考虑,全港学校将在周四停课。

学校是接受教育的地方。但很不幸的是,在过去几个月内,学校成为了包庇暴徒的场所,成为了这场闹剧的主要舞台。

这片本来是中立的净土,却成了乱港分子暴力失控的前线…

这是香港教育的一次倒退,是香港社会的一个损失。

在所有这些混乱中唯一值得欣慰的,就是那些仍然坚守在学校里面的师生。今天微博上在传:香港一名教授梁美芬,在办公室被烧,同事被刺杀的情况下,依然坚持上课。

或许是天意,当天他们上的是宪法课,讲的是香港引以为傲的法治,rule of law。

“我们坚持上这节课,就是要证明,我们不会向暴力屈服”

source:

https://www.buzzfeednews.com/article/rosalindadams/hong-kong-university-clash-police-battleground

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438093182018806?

报姐全球好物

为你搜罗价格合理 靠谱有趣的好物

好吃好玩好用的

猛戳这里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